海山港十街生日蛋糕 職業教育讓更多少數民族學生走出大山

本報記者 樊未晨《中國青年報》(2015年09月02日03版)

這個暑假,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秋智鄉布甫村的索南龍周又去了一次尕朵覺悟雪山,這是當地藏族同胞心目中的一座神山。1995年出生的索南龍周在北京市昌平職業學校上學,學的是影視後期製作專業。這也是玉樹地震后北京市對口支援玉樹的一個項目。去北京上學以來,索南龍周每個假期回家鄉都要去一趟神山,轉山之後他心中的夢想更加清晰了。

索南龍周的夢想是和幾個同學一起開一個傳媒公海山港十街生日蛋糕司,「名字都想好了」,就叫「雪域CPVS人」。在索南龍周看來,實現夢想的力量來自他接受的教育。

「中等職業教育對少數民族地區的孩子來說非常重要。」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司長毛力提說。

2014年,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明確提出加強民族地區職業教育,改善民族地區職業院校辦學條件,繼續辦好內地西藏、新疆中職班,建設一批民族文化傳承創新示範專業點。

今年8月,第六次全國民族教育工作會議召開,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對民族教育實現新發展、新跨越提出了明確要求。其中,對職業教育的招生體制、就業指導、教師隊伍建設、學生資助、對口支援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確要求。職業教育將成為少數民族地區孩子改變命運的一條非常實際、切實可行的道路。

「學一技之長更加現實」

「知識改變命運」,是很多人內心篤信的真理,考上大學也成為很多孩子的奮鬥目標,但是對於生活在經濟落後、交通不便、教育水平相對較低的邊遠少數民族地區的孩子來說,通過上大學改變命運仍顯困難。

「我們那裡是很美的牧區。」索南龍周說,但是因為海拔太高,在整個青海省都屬於十分落後的地區。經濟落後帶來的是教育水平也相對落後,再加上一些家長對教育不重視,「我們那裡一共也沒有幾個大學生」。

雖然從小學起就「一直是三好學生」,但在索南龍周看來,能學一技之長更加現實。「如果上了高中沒有考上大學,就要回牧區當牧民了。」索南龍周的同學中已經有好幾個結婚了,「有的孩子都兩歲了。」

索南龍周家是地地道道的牧民家庭,家裡共養了50頭氂牛,全家的收入就靠它們。「每年大概能賣三四頭牛,收入大概1萬多元。」索南龍周說,自己還有一個上初中的弟弟,「弟弟上學的錢國家基本包了。」

「我希望儘快掌握一門技術。」索南龍周說。

近些年,國家也在大力發展少數民族職業教育。

教育部相關人士介紹,據統計,「十二五」期間,中央財政通過國家示範院校、骨幹校、職業教育實訓基地等項目,支持民族省區高職院校各類項目443個,總投入15.72億元。支持中職示範校項目154個,總投入15.616億元;中職基礎能力建設支持項目349個,總投入46.893億元;支持實訓基地建設項目647個,總投入12.9億元。同時,地方也投入了大量資金,使民族地區職業教育基礎設施和基本條件得到極大改善,有力促進了民族地區職業教育的發展。

2009年,四川在全國率先啟動實施了藏區「9+3」免費職業教育計劃,每年組織約1萬名藏區學生到川內優質職業學校免費接受中等職業教育,其中87%以上的學生來自農牧民家庭。如今,已有4屆「9+3」畢業生走向社會,初次就業率均達98%以上。

未來的路變寬了

跟索南龍周相比,來自雲南省保山市昌寧縣珠街鄉從崗村文耐社的彝族青年段王斌的求學之路就沒有那麼順利了。

初中畢業后,段王斌沒有上高中,而是跟當地很多同齡人一樣外出打工。段王斌的家在大山裡,從家到縣城至少要走3個小時的山路,到了雨季還經常出現滑坡,「從家裡出來的路就更漫長」。

再難走的路也擋不住這些十幾歲的孩子對外面世界的好奇。段王斌來到重慶,在一家鐵藝裝修公司做些雜活,「打打單子,做做表」。

這樣的日子讓段王斌覺得沒什麼意義,兩年後,他回到了家鄉想學點兒技術。當時,正好趕上北京市商業學校與保山市的幾所職業技術學校合作,聯合招生。段王斌所在的學校也在其中。

藉著這個機會,2014年段王斌開始在北京上學,學的專業是物流服務與管理。

以前,對段王斌來說離家就是那3個多小時的山路,現在,他說畢業后也可能會留在北京,離家的路變成了幾千公里。

雖然離家遠了,但是段王斌覺得自己未來的路變寬了。「我學的專業找工作並不難,以後能更好地承擔起家庭的責任,心裏也更踏實。」

「少數民族孩子最需要的堤防路生日蛋糕是開闊視野」

「跟教學生掌握技能相比,開闊少數民族孩子的視野是當前最需要的。」北京市昌平職業學校副校長朱厚峰說。

不少教育界專家指出,少數民族地區孩子的受教育程度與當地的教育條件有關,同時也與當地人特別是父母的觀念有很大關係。

「每到挖蟲草的季節,學校里的一些孩子就見不到了,不用問,肯定是被家裡叫回去挖蟲草了。」一位援藏教師說。

這位援藏教師記得,有的孩子會說,學習不就是為了將來掙錢養活自己,「挖蟲草就能養活自己,我為什麼還福前街生日蛋糕要上學?」

事實上,這種疑問同樣也擺在了朱厚峰面前。

「教會學生一門技術並不難,難的是轉變他們的觀念。」朱厚峰說,要讓這些孩子明白,不挖蟲草,同樣也能養活自己,而且可能會養活得更好。

為了讓更多少數民族地區孩子走出大山、走出牧場,國家出台了不少政策。2010年起,按照《教育部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財政部關於在內地部分省(市)舉辦內地西藏中職班的意見》,天津、河北、遼寧、吉林、上海、江蘇、湖南、浙江、福建、江西、山東、廣東12個東中部省市的44所職業院校開始舉辦內地西藏中職班,每年招收西藏學生3000人,學生學習、生活費用主要由中央財政負擔。2014年起,西藏內地中職班招生範圍擴大到到青海藏區,2014年6個省的8所學校招收青海藏區學生405人。

2014年教育部聯合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印發了《關於加快西藏和四省藏區中等職業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當年,西藏和甘肅、雲南、四川、青海4省藏區共建成各類中等職業學校29所(不含附設中職班),在校生46944人。

從2011年起,天津、上海、遼寧、山東、安徽、江蘇、浙江、江西、廣東9個中東部省市的33所職業院校舉辦了內地新疆中職班,每年從新疆招收3300名學生,學生學習、生活費用由主要中央財政負擔。2014年首屆內地新疆中職班有2416名學生畢業,其中2121人順利就業,就業率達87.78%。

此外,各地還在西藏、新疆等地建立了不少扶貧、援建等項目,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地區孩子進入內地,不僅享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同時開闊視野、增長見識。

很多學校除了根據少數民族學生的實際情況進行合理、科學的專業課程設置外,還會利用周末等時間帶他們遊覽歷史名勝古迹,並提供一些藝術等方面的教育內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