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立麻豆國小慶生會蛋糕 麥子地里拼刺刀大勝敵人

德政街生日蛋糕 老兵檔案

姓名:王如明

年齡:98歲

住址:密雲縣果園西里社區

講述·老兵

赤峰城之戰光榮負傷

我叫王如明,1917年生人,1940年參軍。那年,晉察冀軍區步兵第十團(稱為「老十團」)進密雲。團長是白乙化。他在雲蒙山一帶,創建了豐灤密抗日根據地,狠狠打擊日本鬼子。1940年初,我就在老十團參加八路軍,是一連一排一班的。1941年,由於我在連隊表現很不錯,就當上了副連長。

就是1941年的某天,我們接到命令,從河北省張家口去赤峰圍剿鬼子。老十團整團從張家口出兵,夜裡行軍100多里地,到達赤峰城是夜裡10點半左右。原來駐在赤峰城外的八路軍有一個營的兵力,加上我們的一個團,就把被日本鬼子侵佔的赤峰城給包圍了。

10點半到了那裡就開打,我們連接到命令,要想辦法進城。連長命我帶領150人的連隊繞到城后攀城牆進城。我們了解赤峰城的地形,城後有座小山,我們要順著山爬下去,接近城牆根,然後搭梯子上城牆。

我們連沖在最前面,我作為副連長也帶領兄弟們沖在最前面,可是當我們搭好梯子往上爬的時候,就被敵人發現了。

用「槍林彈雨」來形容當時的戰事一點都不誇張,敵人火力猛,機槍連掃還帶迫擊炮打擊,我們十幾個弟兄當場就被打死了。而我,子彈從我的右肩膀鎖骨附近打進去,從肩膀後面穿出來,也掛傷了。我心想,不能再這樣硬攻了,要不然有多少兵力都得擱在這兒,就命令回撤。

可是,因為還需要爬過這座山才能撤回去,這時候敵人已經將這座山封鎖了。我們頂著槍林彈雨爬著山,火力大的時候貓在山腰上不敢動彈,不知什麼時候,一個炮彈把我震迷糊了。

等我清醒了,天已經大亮。通信員問我,現在該怎麼辦。我說,不能再打了,要打也得等到夜裡。看看有窯洞沒有,先鑽窯洞!

山上確實有敵人挖的窯洞,我們連除了犧牲的10多人之外的100多人,全部鑽進了窯洞。

我穿著四五件衣服,進了窯洞才發覺血從衣服往外流,濕了一大片,才反應過來傷得也不輕。有醫護兵給我把衣服剪開,上了葯。我們就在窯洞裏面趴了整整一天,到了夜裡才敢出來。

我和另外一名負傷的戰友下了山就一起被送往衛生院,這名戰友一半屁股被炸沒了,我們走到半路,他就死了。

第二天天亮,赤峰城攻下。

打勝仗鄉親宰豬慰勞

受傷休息了一年,1943年我又回部隊了,繼續打仗。那一年,敵人挺瘋狂,到處討伐老百姓。

有一天,我們接到偵察員消息,有七八百日本鬼子去十三陵,實行「三光」。我們接到命令,要對敵人進行伏擊,打埋伏戰。

那仗也不小,敵人一個中隊,我們一個團的兵力。看敵人一進了包圍圈,我們就把敵人後面給堵住了,一吹衝鋒號,敵人才發現四面山頭都不對,有埋伏!這時,我們一個團從四面山上衝下來。記得很清楚,那時候地里剛割了麥子,我們就在麥子地里拿刺刀跟敵人拼。

我差一點被敵人給挑了,心想,這可了不得,還得保留生命殺更多鬼子呢,敵人也太瘋狂了,我們十幾個弟兄就合起伙來跟敵人拼。

敵人七八百人絕大多數都被我們消滅或俘虜,還有將近100人逃出包圍圈跑了。

就這樣,打了整整一天,我們打了大勝仗。我清楚地記得,到晚上開始打掃戰場,繳獲武器步槍57市立麻豆國小慶生會蛋糕支,機槍繳獲3挺,還有兩門迫擊炮。我們一邊打掃戰場,一邊說著,這場仗打得可不容易,包圍三晚上才打著。不過撿著槍一看,都樂壞了,這槍可真好,都是新槍,雖然後來繳獲的新槍都上交了團里我們一支也沒撈著,但還是由衷地高興。

打掃完戰場,飯也沒顧上吃,就又一溜煙兒跑到河防口繼續阻擊逃跑的敵人。

最終我們還俘虜了很多敵人,當時因為優待俘虜,還得給他們好的吃。老百姓可高興了,因為八路軍打了勝仗,殺死了小日本替大家報仇,就宰了好多頭大肥豬慰勞我們,連著俘虜都跟著吃上肉了!那會兒哪有肉吃啊,大家高興得不得了,也覺得和老百姓的關係很親密。

從不怕自強路埔頂巷生日蛋糕死反而受傷少

現在回想起來,那會兒正當年,一宿能走100多里,打仗時從不怕死,更沒覺得苦。

後來從部隊里退下來,有的老戰友還開玩笑說,老王,你在部隊打了那麼多仗,就掛傷一回,我們才打一回就負傷這麼嚴重,有的戰友還犧牲了。

我覺得,當時我就豁得出去,想趕走日本人,想替老百姓報仇。打仗的時候,從來不貪生怕死畏首畏尾。我經常告訴自己,別怕死,怕死的反而先死。

還有一個感悟就是,人得辦好事,別辦壞事,心眼兒好,老天都保佑。就是當年負傷住在醫院,我也不像一些居功的人對護士態度很差,我待人和藹,出院的時候,醫生護士都送我。

講述·兒子

印象中沒跟別人翻過臉

我叫,王繼賓,今年60歲,是王如明的二兒子。1964年,老爺子身體不好就提前病退了,我們一家從山西回到北京。那會兒家裡窮,只有兩間小破房子,我的大哥王繼奎比我大5歲,就不上學了,在家裡參加集體勞動掙工分。

老爺子總給我們講以前行軍打仗時期的艱苦,死裡逃生的不易,潛移默化地教導我們,當下的生活貧困也是幸福的,要學會知足感恩。他的這種心態,也傳遞到了我們兒女身上。

老爺子有很多閃光的品質,比如跟鄰里都很和善,就跟現在倡導的「和為上」一樣。我們印象中,誰家有矛盾的時候,都是老爺子去調解。同齡人找老爺子去調解,奇怪的是,年輕人也願意找他來調解。我爸這人說話公道正義也德高望重,跟每個人都能友好相處。

如果用「品德高尚」來形容我爸,一點都不為過。他辦事想問題都特別的厚道,先人後己,印象當中也沒有過跟別人翻臉的情況。自己走上社會後,才更加發現,老爺子的這種品行非常難得。

講述·孫女

戰時用的鋼勺不捨得扔

我叫王立華,今年39歲。小時候,我對爺爺的幾件老物件印象很深刻。一個是他當年行軍打仗時打包裹的帶子,一個是軍用老水壺,特別是還有一個鋼勺。

聽爺爺說,他們曾從日軍處繳獲一套吃飯的家什兒,飯盒、水壺、筷子、叉子全都有,儘管幾次搬家后那些都找不到了,但是這個鋼勺他一直留著,現在也總是拿這個吃飯。

爺爺以前給我們講過鋼勺的故事,說當年爺爺抗日負傷的時候,醫院的護士照顧他時拿這個鋼勺喂飯,對這事爺爺心存感恩,一直都捨不得扔。現在這個鋼勺都可以作為傳家寶了。

我在出嫁之前,都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爺爺身上的優秀品質對我的影響很深。小時候吃飯掉一粒米都必須得撿起來吃掉,爺爺會說,當年行軍打仗的時候,別說是米,連米湯都見不著,如今日子好了,怎麼能這麼浪費糧食呢?

京華時報記者孫乾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