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張自忠拚死殺敵 擊潰日本「鐵軍」



資料圖:抗日名將張自忠之孫來宜昌拜祭祖父。王康明 攝

視頻:重慶百歲老兵憶述與張自忠的淵源??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9月1日電 香港文匯報1日刊文,75年前的5月23日,湖北宜昌碼頭飛幡飄揚,城中百姓紛紛前來為在與日寇戰鬥中殉國的張自忠將軍送葬。其間敵機3次飛臨宜昌曹為霖上空,但百姓無一人退祭。張自忠將軍是抗戰期間中國軍隊犧牲的最高將領,也是二戰中盟軍犧牲的最高將領。如今,張將軍依然被百姓銘記,北京、上海、武漢、重慶等城市都有一條張自忠路。

適逢抗戰勝利70周年之際,張自忠將軍之孫張紀祖受訪時表示,張自忠家屬代表已受邀觀禮「9.3」閱兵。他認為,後人緬懷張自忠,正因為他是那個時代千萬中華民族英烈的代表。

從士兵到將軍,張自忠和士兵一樣的吃喝穿戴,他ClubMed的勤儉自律在國民黨部隊中十分罕見。張紀祖說,面對國家危亡,祖父最渴望的便是去前線抗戰。

1938年3月,日軍投入8萬兵力,分兩路向台兒庄進發,至臨沂、滕縣時,與中國軍隊發生了激烈的戰鬥,守衛臨沂的龐炳勛第3軍團傷亡慘重。張紀祖稱,張自忠與龐炳勛原是宿仇,但他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擯棄個人恩怨,率59軍一晝夜強行軍180公里前往增援,與龐部協力作戰。

打敗板垣確保台兒庄大捷

敵軍在飛機大炮掩護下,配合坦克、裝甲車向茶葉山陣地發起進攻。張自忠以「拚死殺敵」、「報祖國於萬一」的決心,與敵激戰。「陣地失而復得三四次,戰況極其慘烈。經過數天鏖戰,敵軍受到重創,節節敗退,共殲敵4,000餘人。」張紀祖說。

不久,日軍再派阪本旅團向臨沂、三官廟發動攻勢,妄圖有所突破。張自忠和龐炳勛部兩軍奮力拚殺,經徹夜激戰,日軍受到沉重打擊,主將板垣征四郎落荒而逃。臨沂戰役中,張自忠的59軍與敵鏖戰七晝夜,將日軍號稱「鐵軍」的板垣師團擊潰,取得了振奮人心的勝利。這來之不易的勝利,徹底粉碎了板垣、磯谷兩師團在台兒庄會師的計劃,致使磯谷師團孤軍深入,后被李宗仁部圍殲,中國軍隊取得台兒庄大捷。

張自忠將軍一戰成名,洗刷了此前因奉命訪日和留守北平而背負的漢奸罵名。此戰之後,再無人說張自忠是漢奸。

驍勇善戰被譽「活關公」

1938年10月,張自忠由第59軍軍長升任第33集團軍總司令。后兼第五戰區右翼兵團總司令。1938年11月到1939年4月初,張自忠指揮所部接連在鄂北進行了4次中小規模的戰役,殲敵不下4,000人。其中2月的京山之役戰績尤佳。1939年5月2日,張自忠被授予上將軍銜。

張紀祖告訴記者,張自忠的對手都是日本臭名卓著的甲級戰犯。在大敗板垣征四郎后,張自忠部於1939年5月遭遇岡村寧次。當時岡村調集4個師團、2個旅團及坦克、炮兵、工兵等特種部隊約12萬人,兵分兩路大舉進犯鄂北的隨縣、棗陽地區。

張自忠率部擊潰敵軍,一舉收復棗陽、桐柏等地區,史稱「鄂北大捷」。同年12月,張自忠率右翼兵團殲敵4,500餘人,繳獲軍馬74匹及大批軍用物資,取得「襄東大捷」,老百姓稱其為「活關公」。

軍人武德連日軍都感動

「一戰於淝水,再戰於臨沂,三戰於徐州,四戰於隨棗,五戰於棗宜,終換得馬革裹屍還」,這是張自忠將軍抗戰經歷的傳神寫照。抗戰以來,以集團軍總司令之職親臨前線、戰死沙場,張自忠為第一人。張紀祖用這樣一句話來評價自己的祖父:「他是一位氣度不凡的將軍!」

1940年5月1日,10餘萬日軍在100多輛坦克、70多架飛機的配合下,向襄河東岸第五戰區部隊發動大規模進攻,棗宜會戰打響。張自忠一面下令襄河東岸部隊分頭迎敵,一面指示西岸部隊做好出擊準備,並過河督戰。

張紀祖說,祖父作為集團軍總司令,本可不必親自率領部隊出擊作戰,但他不顧部下的再三勸阻,堅持由副總司令留守,並昭告部隊:「我五千年歷史之民族,決不能亡於三島倭奴之手,為國家民族死之決心,決不半點改變。」

5月15日拂曉,張自忠僅率2,000餘人截擊日軍。雙方多次廝殺,血肉橫飛。由於兵力過於懸殊,張自忠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長山。日軍以飛機大炮將南瓜店轟成一片火海。 5月16日下午4 時,一代抗日名將張自忠壯烈殉國。

身先士卒 要敵知不好欺負

張紀祖告訴記者,59軍參謀長李文田曾告訴他,當年在南瓜店的山上,59軍多名高級幕僚都勸張自忠撤退,但他選擇決一死戰。張紀祖說:「棗宜戰役打得如此激烈,33集團軍,師長沒死一個,軍長沒死一個,集團軍高級指揮官沒死一個,但總司令卻壯烈殉國。祖父抱著著必死的決心上戰場,身先士卒,鼓舞士氣,就是要讓日本侵略者知道中國軍隊不是好欺負的!」

「祖父生前常講的一句話是要憑良心,憑我的良心,求得良心的安慰。我們祖祖輩輩對忠孝非常重視。忠,就是忠義之志,也就是那種至死不渝的愛國精神,這是祖父最讓我崇敬的地方。而孝道,就是孝敬自己的父母,祖父一生都在恪守」張紀祖深情地說。

與日交涉被誤「漢奸」 愛國之心至死不渝

1937年4月,時任29軍38師師長的張自忠以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天津市長的身份率冀察平津訪日團出訪日本,獲得日本天皇接見;7月28日,張自忠奉命代理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及北平市長等職留守北平,與日方斡旋。

這兩件事令當時各界對張自忠產生了很大的誤解,甚至上海市各界抗敵後援會曾致電國民政府,要求將「親日」的張自忠「明正典刑」。對此,張紀祖表示,這兩次,張自忠都是受當時的29軍軍長宋哲元之命,但從未給日本人做任何事,其愛國之心至死不渝。他並慨言,「事實面前,公道自在人心。」

1935年,29軍進駐冀察平津。日本人一方面不斷地在華北地區挑起事端,一方面又邀請冀察當局派員訪日。1937年4月,張自忠等軍政官員奉宋哲元委派訪問日本,「有歷史學家對我祖父的日本之行進行過認真研究,結果在中日雙方的材料中均找不出張自忠訪日時有任何有失體面或有虧職守的記載。」張紀祖說。

1937年7月28日凌晨,日軍從北平南北兩個方向對29軍發動了全面進攻,29軍奉令撤離北平,移駐保定坐鎮指揮,僅留下獨立27旅和獨立39旅維持治安,張自忠被任命為代理冀察政委會委員長、冀察綏靖公署主任和北平市長。張紀祖說:「祖父本不願留在北平,但在宋哲元軍長的一再堅持下,最終同意留在北平『維持十日』,並致電38師副師長李文田:兄守北平,弟守天津,不惜一切犧牲,與敵周旋。」

留守北平的張自忠成為眾矢之的,報紙上稱他「張逆自忠」,「自以為忠」,甚至稱他是「華北特號漢奸」。熟知這段歷史的張紀祖說,其實祖父並沒有做過一點對不起國家的事,祖父在留守北平期間,將平津作戰中的負傷者安排治療,將陣亡者予以安葬。

1937年7月31日,留守北平的獨立第39旅被日軍包圍繳械,張自忠命令剩餘部隊迅速突圍。張紀祖說,8月5日,張自忠便致函冀察政委會常委,聲明「辭去代理職務」。「就這樣,祖父在北平共維持了8日。後來在美國友人的安排下,於9月上旬秘密離開北平到了天津,隱居在一位英國朋友家中。隨後動身南下,再未與家人見面。」他告訴記者,「此後,張自忠如此身先士卒,要向世人證明,自己絕不是漢奸。」

1982年4月1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為表彰張自忠在抗日戰爭中的英雄事績,特追認張自忠為「革命烈士」,並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書,還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專設了「張自忠路」以緬懷這位抗戰英雄。(江鑫嫻、凱雷、任芳頡)

(原標題:港媒:張自忠拚死殺敵 擊潰日本「鐵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